今日訪問量:507,歷史訪問量:1527919

關于青風 ABOUT us
精彩案例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精彩案例

網絡侵犯人身權經典案例

發布時間:2014/12/4 | 點擊次數:2901 | 上一條 | 下一條

 

案例一:徐大雯與宋祖德、劉信達侵害名譽權民事糾紛案
——
精神損害賠償應與侵權人的過錯程度相適應
(一)基本案情
2008
1018日凌晨1時許,著名導演謝晉因心源性猝死,逝世于酒店客房內。20081019日至同年12月,宋祖德向其開設的新浪網博客、搜狐博客、騰訊網博客上分別上傳了《千萬別學謝晉這樣死!》、《謝晉和劉xx在海外有個重度腦癱的私生子謝xx!》等多篇文章,稱謝晉因性猝死而亡、謝晉與劉xx在海外育有一個重度腦癱的私生子等內容。20081028日至200955日,劉信達向其開設的搜狐網博客、網易網博客分別上傳了《劉信達愿出庭作證謝晉嫖妓死,不良網站何故黑箱操作撤博文?》、《劉信達:美×確是李××女兒,照片確是我所拍》、《宋祖德十五大預言件件應驗!》、《宋祖德的22大精準預言!》等文章,稱謝晉事件是其親眼目睹、其親自到海外見到了謝晉的私生子等內容。
2008
10月至11月間,齊魯電視臺、成都商報社、新京報社、華西都市報社、黑龍江日報報業集團生活報社、天府早報社的記者紛紛通過電話采訪了宋祖德。宋祖德稱前述文章其有確鑿證據,齊魯電視臺及各報社紛紛予以了報道。成都商報社記者在追問宋祖德得知消息來源于劉信達后,還通過電話采訪了劉信達。劉信達對記者稱系自己告訴了宋祖德,并作出了同其博客文章內容一致的描述。徐大雯以宋祖德、劉信達侵害謝晉名譽為由起訴,請求停止侵害、撤銷博客文章、在相關媒體上公開賠禮道歉并賠償經濟損失10萬元和精神損害撫慰金40萬元。
(二)裁判結果
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博客注冊使用人對博客文章的真實性負有法律責任,有避免使他人遭受不法侵害的義務。宋祖德、劉信達各自上傳誹謗文章在先,且宋祖德稱消息來源于劉信達的親耳所聞、親眼所見,而劉信達則通過向博客上傳文章和向求證媒體敘述的方式,公然宣稱其親耳聽見了事件過程并告訴了宋祖德。兩人不僅各自實施了侵權行為,而且對于侵犯謝晉的名譽有意思聯絡,構成共同侵權。誹謗文章在謝晉逝世的次日即公開發表,在此后報刊等媒體的求證過程中繼續詆毀謝晉名譽,主觀過錯十分明顯。宋祖德、劉信達利用互聯網公開發表不實言論,使謝晉的名譽在更大范圍內遭到不法侵害,兩被告的主觀過錯十分嚴重,侵權手段十分惡劣,使謝晉遺孀徐大雯身心遭受重大打擊。綜上,判決宋祖德、劉信達承擔停止侵害、在多家平面和網絡媒體報醒目位置刊登向徐大雯公開賠禮道歉的聲明,消除影響;并賠償徐大雯經濟損失89951.62元、精神損害撫慰金人民幣200000元。宋祖德、劉信達不服上訴,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維持原判,駁回上訴。
(三)典型意義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長姚輝介紹說,本案是一起利用博客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正如一、二審判決所言,在公開博客這樣的自媒體中表達,與通過廣播、電視、報刊等方式表達一樣,都應當遵守國家的法律法規,不得侵犯他人的合法權益。博客開設者應當對博客內容承擔法律責任。本案兩被告利用互聯網和其他媒體侵犯謝晉名譽,法院根據其行為的主觀過錯、侵權手段的惡劣程度、侵權結果等因素,判處較高數額的精神損害撫慰金,體現了侵權責任法的理念和精神。

案例二:蔡繼明與百度公司侵害名譽權、肖像權、姓名權、隱私權糾紛案

——不宜僅以侵權信息的出現即認定網絡服務提供者知道侵權事實的存在
(一)基本案情
原告作為政協委員公開發表假日改革提案后,引起社會輿論關注。網絡用戶于百度貼吧中開設的蔡繼明吧內,發表了具有侮辱、誹謗性質的文字和圖片信息,且蔡繼明的個人手機號碼、家庭電話等個人信息也被公布。百度公司在百度貼吧首頁分別規定了使用百度貼吧的基本規則和投訴方式及規則。其中規定,任何用戶發現貼吧帖子內容涉嫌侮辱或誹謗他人,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或違反貼吧協議的,有權按貼吧投訴規則進行投訴。蔡繼明委托梁文燕以電話方式與百度公司就涉案貼吧進行交涉,但百度公司未予處理,梁文燕又申請作蔡繼明貼吧管理員,未獲通過,后梁文燕發信息給貼吧管理組申請刪除該貼吧侵權帖子,但該管理組未予答復。20091013日,蔡繼明委托律師向百度公司發送律師函要求該公司履行法定義務、刪除侵權言論并關閉蔡繼明吧。百度公司在收到該律師函后,刪除了蔡繼明吧中涉嫌侵權的網貼。蔡繼明起訴百度公司請求刪除侵權信息,關閉蔡繼明吧、披露發布侵權信息的網絡用戶的個人信息以及賠償損失。


(二)裁判結果
北京市海淀區法院一審認為,百度貼吧服務是以特定的電子交互形式為上網用戶提供信息發布條件的網絡服務,法律并未以網絡服務商對貼吧內的帖子逐一審查的法律義務,因此,不能因在網絡服務商提供的電子公告服務中出現了涉嫌侵犯個人民事權益的事實就當然推定其應當知道該侵權事實。根據《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網絡服務商僅需對其電子公告平臺上發布的涉嫌侵害私人權益的侵權信息承擔事前提示事后監管的義務,提供權利人方便投訴的渠道并保證該投訴渠道的有效性。百度公司已盡到了法定的事前提示和提供有效投訴渠道的事后監督義務,未違反法定注意義務。百度公司在20091015日收到蔡繼明律師函后,立即對侵權信息進行了刪除處理,不承擔侵權責任。由于百度公司已經刪除了侵權信息并采取了屏蔽措施防止新的侵權信息發布,蔡繼明繼續要求百度公司關閉涉訴貼吧于法無據,且蔡繼明因公眾關注的國家假日改革事件而被動成為公眾人物,成為公眾關注的焦點,出于輿論監督及言論自由的考慮,應當允許公眾通過各種渠道發表不同的聲音,只要不對蔡繼明本人進行惡意的人身攻擊及侮辱即可。而蔡繼明吧只是公眾輿論對公眾人物和公眾事件發表言論的渠道,以蔡繼明命名吧名只是指代輿論關注的焦點,其本身并無侵害其姓名權的故意,對關閉蔡繼明吧的請求不予支持。
關于蔡繼明訴前要求百度公司提供相關網絡用戶的個人信息,百度公司依照《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第十五條未直接向蔡繼明提供侵權網絡用戶信息,并無過錯。蔡繼明訴訟請求百度公司提供上述信息,百度公司亦當庭表示在技術上可以提供,故蔡繼明要求百度公司通過法院向蔡繼明提供涉嫌侵權的網絡用戶信息的訴訟請求理由正當,一審法院對此予以支持。
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二審認為,百度公司在收到梁文燕投訴后未及時采取相應措施,直至蔡繼明委托發出正式的律師函,才采取刪除信息等措施,在梁文燕投訴后和蔡繼明發出正式律師函這一時間段怠于履行事后管理的義務,致使網絡用戶侵犯蔡繼明的損害后果擴大,應當承擔相應侵權責任。根據本案具體情況,百度公司應當賠償蔡繼明精神撫慰金十萬元。


(三)典型意義
本案涉及到網絡服務提供者的責任邊界問題,在三個方面具有參考意義:一是通知人通知的方式及效果與網絡服務提供者公示的方式存在關系,只要通知人滿足了網絡服務提供者公示的通知方式,網絡服務提供者就應當采取必要措施。二審法院認定原告委托的代理人投訴至原告律師函送達之間這一段期間的責任由百度公司承擔,即以此為前提。二是判斷網絡服務提供者是否知道網絡用戶網絡服務侵害他人權益,不能僅以其提供的服務中出現了侵權事實就當然推定其應當知道。三是要注意把握對公眾人物的監督、表達自由與侵權之間的界限,實現兩者之間的平衡,一、二審法院對刪除蔡繼明吧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利益衡量妥當。


Copyright © 2010  www.qrkplf.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浙江青風律師事務所
  浙ICP備05018926號 網絡合作伙伴:三禾網絡 后臺登錄

奇迹觉醒精英怪图片